美文欣赏:高三(9)洪勇《独居一隅,快哉,益哉》
发布人:  发布时间:2016-11-26  阅读

独居一隅,快哉,益哉

高三(9)班  洪勇

刘禹锡曾在《陋室铭》中写道:“苔痕上阶绿,草色入帘青。”人自居一隅,身在边缘,但,快哉,益哉。

独居一隅,是一种清静无为、淡泊自居的生活方式。昔日的王维官至丞相,可又没有在官场中失去自我,他去终南山做了半个隐士。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”、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偶然值林叟,谈笑无还期”,这是他清雅脱俗生活的真实写照,他在自己与官场之间找到了一个平衡点,成就了他几近完美的人生,这完全得益于独居一隅。

“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”,为何陋巷一隅,颜回如此喜爱,一定是陋巷一隅能使颜回静心治学,潜心修养,在颜回的世界里,边缘亦是中心。质朴的生活,是他最本真的追求,也许这就是孔子喜欢他的原因吧。

人在中心,即便是再坚硬的心也会被诸多的因素消磨,这时就要明白自身所处环境,退一步,往往是最好的抉择。归于边缘,并不是回归原点,这时则是修复身心的良好时机,确实,人世间太多的诱惑,独居一隅才能明晓事实,回归自我。曾经陈志明身为“小虎队”一员,名噪一时,于是他过度膨胀自己,傲视他人,把持不住自己。当“小虎队”已散,他再也火不起来了,然而东隅已逝、桑榆非晚,他将自己关在小屋里,思考该何去何从,最后决定弃艺从商,完成了自己的华丽转身。身处一隅,少了一份戾气,多了一份淡定;少了一份无奈,多了一份笃定。

然而在喧嚣的现代社会,如何独居一隅?没有王维的辋川别墅,也没有颜回的陋巷,但我们仍可以找到一块清净偏僻之地,夜幕降临后,借着月光,独自思索,感悟人生,这何尝不是一种身处边缘?

真想去瓦尔登湖,湖面水汽缭绕,一颗露珠掉在湖面,也掉在自己的心上,荡涤着我的心灵,最后,我也化作露珠,去滋润人生干涸的裂痕,于是,我已处在人生的中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指导老师:尉红梅)